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审计揭开科研经费黑洞虚假转包中饱私囊

2018-11-25 17:38:15

审计揭开科研经费黑洞:虚假转包中饱私囊

科研经费可以这样花:课题组负责人以借款的名义,从已支付合作单位的协作费中借回,又以虚假的合同、以转包的方式将部分资金经中间单位转至其儿子公司

原来,科研经费还可以这样花:课题组负责人以借款的名义,从已支付合作单位的协作费中借回,又以虚假的合同、以转包的方式将部分资金经中间单位转至其儿子公司后,再转入其妻儿的个人卡中。

山东省审计厅日前披露了这样一起审计案例,总计277万元的科研经费中,大部分外包,部分款项则转入个人腰包,课题负责人涉嫌挪用、套取科研经费90万元。

《第一财经》多次询问山东省审计厅负责该案审计的部门,均未获得当事单位和当事人名称。但案件揭露出科研经费黑洞的冰山一角,也暴露出其管理的一些不合理之处。

277万经费外包250万

山东省审计厅某处审计人员称,山东省这家科研单位承担的是一项国家重大课题,中央财政拨付经费277万元。

这笔科研经费的使用情况,令上述专门从事行政事业单位审计之人也感到疑惑:277万元中,支付合作单位的费用达250万元,占全部经费的90.3%,这样的支出比例,课题负责人如何进行科研?

这笔经费是怎么支出的呢?依据科研单位与有关协作方签订的合同,分别支付给两家协作单位200万元和20万元,其他57万元在本单位账内支出,其中发放劳务费35万元,经核实劳务费全部是用虚假签名方式将现金套取。

劳务费中的30万元,后来也支付给了上述两家合作单位中的一家。这样,277万元有250万元“外包”给了协作单位。其后是一系列款项转移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收到230万元(含后来30万元“劳务费”)的那家公司,在开始就与课题组负责人约定,协助其在该市成立一家公司,共同运作这一项目。而这家公司正是课题组负责人儿子杨某注册成立的私人独资公司。

据相关人员介绍,杨某虽然所学专业与课题大相径庭,但也参与了课题的研究。

由此,审计人员勾勒该课题组套取、挪用科研经费问题的轮廓:

首先,将经费支付给协作单位(以逃避本单位的监督)从协作单位借回资金以虚假合同将经费拨付关系单位以虚假合同将经费转移至其儿子公司从儿子公司账户中将款项转至自己家人的个人卡中,涉及资金37万元。

其后,以虚假的个人信息将资金从单位账内套取(逃避单位监督)私自签订协议超范围支付协作费,涉及金额30万元。

其三,向没有资质的单位重复委托试验,支付费用25万元,去向不明。审计人员怀疑其与2011年11月25日杨某公司账户支付李某25万元有关,但审计人员未发现关联证据。

审计人员认定,该课题组负责人涉嫌挪用、套取科研经费90余万元。

科研经费管理漏洞

根据山东省审计厅披露的案件处理结果

审计揭开科研经费黑洞虚假转包中饱私囊

,该科研单位对课题负责人给予了行政撤职处分,对其他相关人也给予了相应的行政处分;撤销课题组负责人同有关单位签订的一切合同,将套取的资金先全部收回单位账内,根据科研经费使用的规定确定是否予以报销;责令其清理以其儿子的名义成立的公司,转让股份,彻底退出该公司。

审计人员认为,科研经费在日常管理中存在着特殊性:课题负责人往往认为资金是自己争取来的,不愿意财务部门管理太严;财务人员往往也认为资金支出的主动权在课题负责人,不愿意过多干预,这正是科研经费黑洞出现的重要原因。

审计人员也对该课题组负责人表示了“同情”,该负责人多年来一直从事这项工作的研究,至申报国家科研项目时,已取得许多突破、获得多项专利,其科研项目已完成60%以上的研究任务,但因部分前期投入无法补偿、后期的后续研究尚无着落,该负责人便采取虚假合同将科研经费套取在自己手中支配。

多位科研工作者也指出了一些科研经费管理的不合理之处,比如:许多项目立项前就有资金投入,往往是项目越大、级次越高,前期投入就越大,这部分投入如何补偿?在经费使用上,现行规定要按项目预算专款专用,有些项目如果经费有结余还要交回,在前期投入无法补偿、后期资金花不出去的情况下,如何解决专款专用的问题?他们认为,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套取、挪用科研经费的问题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