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3500亿城投债大考将至中国版雷曼时刻是

2019-01-30 23:14:54

3500亿城投债大考将至:中国版雷曼时刻是否到来

二季度信托与城投债密集到期,在产能过剩问题日益突出、经济状况未见明显好转的今天,中国是否将迎来大面积的兑付危机?

城投债迎3500亿兑付大考风险尚可控

违约潮显现中国版“雷曼时刻”将至?

进入2014年,先是光伏行业的“11超日债”未能按期兑付利息,随后是中小企业私募债“13中森债”未能如期支付利息,再加上中诚信托以及天威保变债券的违约危机,2014年一季度已经昭示出违约潮将至。二季度信托与城投债密集到期,在产能过剩问题日益突出、经济状况未见明显好转的今天,中国是否将迎来大面积的兑付危机?中国版的“雷曼时刻”是否已经到来?

“11超日债”打破了债券市场零违约的局面。然而,违约事件是否会继续发酵?随着兑付高峰期的即将到来,城投债还本付息的能力将受到重大考验,也成为值得市场关注的焦点。

根据交通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称,2012年、2013年城投债规模迅速扩张,2014年将迎来3500亿元的兑付高峰,其中三四月兑付压力较大。而受超日债影响,一些评级机构开始对城投债发债主体以及背后政府担保表示担忧。

4月初,大公国际因为哈尔滨市国资委将哈尔滨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哈投集团”)下属部分资产划出,而将哈投集团列入负面观察名单。此前,大公国际还对部分城投债产品采取降级措施,以对冲风险。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对城投债唱空,招商证券债券研究员孙彬彬认为,短期内,特别是2014年上半年,城投债不会有任何风险。目前说城投债会出现风险为时尚早。

“如果城投债现在开始就出现兑付风险,接下来7年期的产品到期肯定会发生系统性风险,地方政府也因此会崩盘。”孙彬彬说。

高峰或来临

在城投债面临集中兑付的同时,其发行速度也在高位运行。

数据显示,3月发行的325只品种信用债中,城投债有121种,占比近四成。收益方面,4月初城投债指数继续保持上涨走势,涨幅最大的12五国投、11牟平债和11丹东债分别上涨0.17%、0.15%和0.13%。

据悉,相比其他债券,城投融资平台的特点是应收账款、存货的周期长,负债率较高,利润率、现金流普遍较弱。不过投资者看重的是政府提供的隐性担保,城投的负债是地方政府的或有负债,其资质取决于地方政府的财力。

“因为很多城投公司是政府参股的,一旦城投债不能及时偿还,一般会以政府的财政作为担保,进而由政府来偿还。对债务本身来说,可以由政府来兜底,增加了债务的可靠性。”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说。

城投债又称为“准市政债”

3500亿城投债大考将至中国版雷曼时刻是

,相对于产业债而言,城投债所募集的资金主要是用于城市基础设施或公益性项目。

从地方政府“城投债”的偿还期限来看,地方公债须在3年内偿还,城投债等其他形式的政府负债大部分期限为5~10年。以此推断,今年开始,城投债将进入集中兑付期。背靠大树好乘凉,在政府平台“保护”下,城投债本应一帆风顺,但在实际中,却因偿债能力、担保缩水等问题不断显露风险。

在接二连三的风险暴露后,评级机构纷纷下调评级。2013年12月16日,中债资信将武汉城投主体评级由AA降至AA-,显示该城投公司偿债能力下降。今年4月,大公集团将哈投集团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不禁引起市场对城投债的广泛关注。

对此,中债登债券信息部负责人陈宁认为,城投债基本无系统性风险,但个别地区债券需要加强监管。今年三四月城投债偿债压力较大,约为900亿~1000亿元。

政府财力兜底?

“城投债短期内不会发生风险,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都做好了对接。”孙彬彬说。

在他看来,相比产业债,城投债主要依赖地方政府财力,不会受到产业走下坡路出现资金难题的影响,相较于企业,地方政府化解风险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国家审计署去年对地方债务的审计结果显示,各层级地方政府性债务均快速增长,县级政府债务增长最快,但市级政府债务仍是地方政府债务的主体;县级和乡镇政府负有偿还的债务占比高,债务刚性压力很大。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教授温来成表示,地方政府之所以敢以“城投债”的方式融资,主要还是和银行达成了一致要求。相比省级和县级发债平台,市级靠大量负债“保增长”的动机更加明显,以GDP增速来考核业绩的政绩观加速了债务规模的扩大。

在国家审计署的报告中,截至2013年6月,地方政府债务的主体仍然是市级政府债务,占比达40.75%。

除此之外,政策层面,发改委允许“借新还旧”也被看做是城投债风险较小的重要因素。

央行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有3800多家地方融资机构,管理总资产达8万亿元,到2013年上半年,从银行统计口径看,银行对平台贷款的余额为9.5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14%。而在平台的项目融资中,八成以上靠银行贷款,其他靠企业贷款及发行银信政的理财产品。

北京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认为,目前银行对城投债的态度相对宽松,允许借新还旧,在债务到期后并没有逼地方政府偿还,很多时候是采取债务延期或者借新债部分偿还。因此在多项政策保护下,城投债的风险不会爆发。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建投投资研究院近期用城投债还本付息总额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来衡量各地区的城投债还本付息能力时也发现,还本付息总额占地方财政收入比重越高,其还本付息能力就越弱。

在此背景下,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下称“中债登”)日前发布了城投债的定义及划分标准。文件显示,城投债发行人原则上应满足发行人为地方国有企业、发行人的主营业务应包含但不限于公益性或准公益性项目两个标准。公益性项目包含但不限于城市开发、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土地开发项目、公益性住房项目、公益性事业等几类。

准公益性项目是指为社会公共利益服务,虽不以盈利为目的但可产生较稳定的经营性收入的政府投资项目。包括但不限于公共服务项目、公共交通建设运营项目等两类。中债登发布的城投债定义以及划分标准为未来潜在地建立一组中债城投债收益率曲线做了铺垫。

(:DF064)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