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券商询问张育军IPO何时开闸回应称需满足

2019-02-05 01:28:49

券商询问张育军IPO何时开闸 回应称需满足两个条件

IPO投行未来格局大洗牌,平安海通民生跌出前十

北京一位大型投行负责人则表示,先改革后开闸,可能对投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6月7日,证监会召开了发布会表示,将就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征求意见。据悉,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方案征求意见到6月21日结束,结束后监管部门根据征求意见情况进行修订并正式发布。方案正式发布后,在审企业已完成审核进程,并且符合新的发行改革方案内容要求的,就具备了给予核准批文的条件。

这个消息,印证了此前张育军说的第二个条件。

同一天,第二批抽查名单出炉,12个提交自查报告的项目抽取10个,没有太大悬念。

包括重庆银行、邮政快递物流、金龙精密铜管、联丰磁业、再升科技、全筑装饰、超讯通讯、中航文化、精达成形、以及麒麟,而润欣科技和耐威科技被免于查。

北京一名被抽中项目的保代告诉,13日上交自查底稿,但此次抽查与第一批不一样,工作底稿直接送到地方证监局,由证监局翻阅,完后证监会再派人去查。证监局的人有专业也有不专业的,他可能会揪住小问题不放。

据悉,有券商人士向张育军问到IPO何时开闸。张说至少要达到两个条件,一是上证指数稳定在2500以上,二是完成新一轮新股发行改革。

经过第一轮大浪淘沙,加上之后申报的公司,目前剩下670个项目在会(主板数据更新到6月7日,创业板到5月底).

有业内人士认为,600多个项目至少需要两三年才能消化,所以现在的名单,初步映射了未来两三年投行在IPO上的格局。

新股发行改革征求意见

2006年,新股发行制度出台,造就了当时的投行龙头:中信、中金;2009年创业板开闸,国信、平安、广发、民生等抓住中小企业融资高峰时机,迎头赶上。这被投行业内认为是两次投行格局的变化。

每一次变化都是在新的发行制度改革下发生。

北京一名大型投行负责人则表示,证监会将公布新一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包括五大方向,先改革后开闸,可能对投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证监会6月7日公布的新一阶段新股发行改革方案,五大方向分别是:

拟IPO企业招股书预披露时间进一步提前,实行“受理即披露”,同时发行人及中介机构从披露之日起就须对申报材料的真实、准确、完整负责;

已被证监会受理的IPO在审企业,可以申请先行发行公司债;

新股发行下配售将优先满足社保、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要求;

规定发行人在招股说明书预披露后,发行人申请材料财务数据不得随意更改;

预批露提前到发行申请申报稿正式受理起,鼓励股债结合的方式等。

此外,还有一些改革要点,例如控股股东和持股董监高约束加强、2年内减持不低于发行价、6个月破发锁定期延长半年、需披露持股意向和股价稳定机制等等。

可惜,此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方向一出,一些投行人士表示“失望”

华东某券商投行保代表示,“证监会公布的几个意见都是程序完善,未涉及发行条件。其实我们更期待的是改发行条件,而非程序上的修补。”该名保代说,现在的发行条件是2006年的,7年没有变化。盈利能力、募集资金等条件其实都该改了。

而早在两年前就有投行人士发出过类似的声音。

还有人认为此次的改革不系统。一名不愿具名的华南券商股票销售负责人,对于刚出台的新股改革也不太感冒,“无实质意义”。证监会对于减持的措施,实际上是迎合了一些市场杂音,这场不系统的改革,只会越搞越乱。对于炒新族来讲,证监会的这些举措,实际上发出了股价不会跌破发行价的信号,用国家信用担保新股发行价,只会扭曲正常的市场调节。

对于发出“你觉得怎么改”的提问,这名人士比喻说:“好比北京潘家园旧货,为什么不会出事?因为来的人都知道,这里99%是假货,不可能出个1000万买东西。”那么证监会要做的,其实是充分揭示打新的风险。

至于新股发行的5个方向改革,该人士表示说:都是以前提过的内容。比如发行前发债,就是说私募债的事,但私募债市场一直起不来,卖不出去,那你会想到为什么信托卖得出去?至于配售机制,因为出事了,后来又收回了,你凭什么给个人配售,是否有利益输送这些都说不清楚。实际上,自主配售这块,早在2009年就开始谈了,年也谈过,你配售给公募和券商没问题,给个人就有人疑问了,券商投行因此也不敢捅娄子。

平安海通跌出前十

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方案征求意见6月21日结束。而张育军说的另一个条件“上证指数稳定在2500以上”还是为IPO重启时间带来不确定因素。但无论如何,IPO开闸箭在弦上。

而从目前的670个项目以及撤下的268个项目来看,IPO的投行格局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去年下半年至今,近8个月空窗期,IPO财务大核查,对平安、民生、南京等券商的严惩,监管层一系列大棒挥下,南方系券商生产队式的“大干快上”的时代结束,投行格局也已经开始发生一些微妙变化。

2011年,首发承销数量排名前三的是平安证券、国信证券和海通证券。即使在光景惨淡的2012年,平安和海通凭借着项目储备优势分别排在第3名和第9名。

而按照目前的储备情况,平安证券和海通证券已经跌出了前十。

“未来两三年,平安证券和海通证券再次进入前五都比较困难。”北京一位大型投行人士判断。

平安证券暂停三个月保荐资格靴子落地前后,平安证券高管们,从董事长、总经理到事业部负责人则开始马不停蹄地拜访客户,说明解释情况,挽留安抚客户。

不过,对于平安来说,客户流失的隐患在于尚未报材料的拟上市公司。“报了材料的一般不倾向于换券商,因为暂停三个月后IPO也未必开闸。但尚未报材料的公司,我们则在帮企业一起跟投行协商更换券商。”一名参与平安保荐的拟上市公司的PE机构人士说。

而海通证券投行保荐项目撤单15个,比例达到44.12%,远高于国信证券、招商证券、广发证券。

据熟悉海通投行的人士透露,海通撤掉15个项目多数是因为业绩下滑,少数是因为查出确实存在问题。“发现有问题的主要是涉农企业,还有一家是神舟电脑。”该人士说。

在海通15个终止审查的项目有,有三个是涉农企业,分别是内蒙古塞飞亚农业科技发展、江西万年鑫星农牧、山东海益宝水产。

“今年能出来的基本上都是过会待发的项目,落差主要在明年,”上述熟悉海通投行的人士表示,而今年海通会新报不少IPO,考虑即将申报的IPO项目,海通未来在前十应该没什么问题,当然能出来多少也跟监管政策有关,但是想重新回到前五,我不太看好。

目前IPO储备数量排名中,取代平安和海通,进入前三甲的是招商证券和广发证券,在会项目数分别为45个和42个。

“这次内控比较严格的券商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一广发证券保代表示。

国信虽然撤下了23个项目,撤单数量排名第一,但仍凭借着储备量大的优势还剩45个在会,与招商并列第一。

不过,对于国信的处罚仍然迟迟没有下来

券商询问张育军IPO何时开闸回应称需满足

,影响尚不可估。“争取不被处罚,即使被罚,我们内部评估影响也不大。我们做好了两手准备。在出结果之前,我们争取多报IPO材料。”国信证券某内部人士表示。

此外,中信建投撤了20个项目,但仍以34个项目排名第4,紧随广发证券之后。而在2011年和2012年在中信建投的IPO承销数量并不靠前,均排在第10名。

不过,一位熟悉中信建投的保代表示:中信建投靠低价抢了不少项目,即使项目数量排在前面,承销保荐收入也不会很靠前。

民生撤单率46.6%最高

北京一名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认为,在此次洗牌中,最受伤的可能不是平安或者国信,而是民生证券。

在业内人士看来,对民生“6个月内部整改”的处罚严重于“取消3个月保荐资格”。内部整改意味着证监会这段时间都不会收这家券商的材料。

一名资深保代表示,“内部整个带来的短期经济损失还好说,关键是对未来造成的巨大的负面影响,人员和组织架构如果要重构,没有年弄不起来。”

其实,在IPO核查尚未开启之前,民生证券就将山西天能科技撤回。据民生内部人士透露,当时有人向监管层举报,又有媒体曝光地方政府还没有进行光伏系统招标就提前确认收入,后来民生根据举报线索去查发现确实有问题,就决定终止这个项目。

但没想到的是,监管层依然将此立案稽查。“当时民生上下十分焦虑,所以自查搞得相当严格,凡是有一点问题的就撤,很害怕牌照被毁。”一名熟悉民生证券的保代说。

1月4日IPO核查开启之前,民生证券有30个项目在会,但是1月4日至今,民生撤回14个,撤单率为46.67%,为券商之首,仅剩14个项目在会,排在15位,跌出前十。

过去两年,外界最喜欢用“黑马”一词来形容民生,这源于民生早期的快速扩张,从华泰联合大量挖人,并继承了南方系券商的市场化手法。2010年IPO承销收入徘徊在20名左右的民生证券,2011年晋升至前十,2012年上半年挺进前五。

而随着“大干快上”时代的结束,再加上监管层的严惩,民生不仅将退去“黑马”的光环,还要团队流失的危机,而在民企只认保代不认投行的背景下,人员震荡也就意味着大批项目会流失。

跟民生相似,齐鲁证券和华林也经历了快速扩张,但不幸的是通过扩张储备的项目一直堵在会里发不出来。

相对于民生,齐鲁要幸运一些,仅撤回7个项目,还有19个项目在会,排名13.

而华林虽然在会项目不少,但是面临团队流失的危机。“华林总裁一层被干掉了,投行有的团队也在四处接洽在往外走,而且平安给华林带去项目质量并不高。”一名熟悉华林的投行人士说。

中信、中金坚挺

监管层大棒挥下,结束了南方系券商“大干快上”的时代,中信的大投行模式开始成为国信、平安、齐鲁等考虑转型的方向。

目前,中信在会项目29个,中金在会项目20个,分别排在第五名和第十名。

而在过去两年,中金和中信一直因为在中小项目上缺乏竞争力而备受诟病。2011年,原本属于第一梯队的中金和中信IPO承销数量分别仅为2个和8个。2012年较早设立中小企业融资业务线、布局中小项目的中信证券开始发力,以完成15个IPO项目的成绩排名第2,仅次于国信证券,比平安证券多一个。但中金完成IPO的数量仍然仅为2个。

上述一位北京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中信投行的人数极多,500多人,历来大小项目并举。

而在这次核查风暴中,中金一向“谨慎”的好处得以体现。中金仅撤回了5个项目,有20个排在会里,排名第10.

“中金虽然做的小项目不多,但每个项目都非常有特色,都是行业的龙头,这为以后再融资、并购提供了很好的铺垫。而且中金有大项目在等着,陕煤一家如果发出来,就有几百亿,顶十几个小项目。”上述一位北京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而中金内部人士表示:我们跟其他券商一样,都非常重视中小项目,也接触了很多,只不过我们的筛选非常严格。

在上述20个项目中,中金创业板项目储备有9个,占近一半比例。

而中金回到第一梯队的机遇也许在国际板开闸。

“如果国际板开闸,大盘股再融资和IPO重启,中信、中金还会是第一梯队的券商。”前述投行人士认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