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中国光伏企业前十强债务累计过千亿负债率过

2018-08-09 18:08:00

中国光伏企业前十强债务累计过千亿 负债率过70%

光伏业临债务生死关中国光伏企业前十强债务累计过千亿人民币,负债率过70%

目前光伏业龙头企业无锡尚德电力公司债务已经超过40亿美元,可能因无力偿还到期债务而处于破产边缘,多晶硅龙头赛维LDK负债超过60亿美元,达到87%,这一名单还可以列得更长,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光伏企业日子好过。

8月7日,美国投资机构MaximGroup最新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最大的10家光伏企业债务累计已高达175亿美元,约合1110亿元人民币。整个光伏业负债率已经过70%,数字之高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光伏业处境已经岌岌可危,企业将处于大破产边缘。

日前,太阳能光伏业“十二五”规划出台,提出希望在2012年装机容量达到20GW,而这并未能给市场提振多少信心。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秘书长孟宪淦测算,我国目前光伏产能已经达到50GW的产能。超出全球需求量。而市场容量有限,企业大量破产是必然,而债务危机则加速了这一过程。

光伏企业艰难硬撑

国内光伏企业一季度和二季度刊出的报表中都显示出亏损增加,负债也随之高涨,以常州天合光为例,其二季报中显示出负债超过21亿美元,负债率70%左右,而这可能算是行业内较稳健的企业

中国光伏企业前十强债务累计过千亿负债率过

,光伏业负债率之高在哪个行业中也是少见的。

关注到,龙头企业尚德电力的股价多次跌破1美元,而有分析师将其股价定为0美分,其他企业的股价也好不到哪里去,赛维LDK估计也不超过2美元,我国在美上市的光伏企业股价缩水超过85%。

虽然很多企业产品卖不出去,大量积压,但企业也不敢停产,一旦被发现停产,债主都会找上门来讨债。现在很多企业通过降低工资等方式降低成本,继续消耗现金,在两难中硬撑。

虽然对外出口受到影响,但在国内却开始寻找突围之法,《太阳能光伏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在光伏业处境艰难之时出台,其意在提振市场信心。但据业内人士介绍,规划存在许多不可行因素,该规划或成画饼,光伏业难充饥。

据规划,“十二五”期间,我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21GW,这一数据多次修改,并且不断提高,最终确定这一数据,其中分布式发电和大规模发电分别占10GW.

但孟宪淦认为这一计划有许多难以实施之处。国外90%以上光伏发电都是分布式发电,但中国或不可行,主要是国情不一样,国外家庭多独门独户,适合安装光伏发电组件,国内都是公寓式楼房,不适合安装光伏组件。只能往中小城市发展,但光伏安装每千瓦要超过3万元,家庭承受能力有限,给予补贴的资金来源问题也难以解决。

对企业而言,安装光伏组件发电较为可能,但现实条件下剩下的电量无法并,不并光伏发电的经济性大大降低。尤为重要的是,现在该规划只是一个目标,还未提上日程。“十二五”只剩下三年,基本上难以实现目标。

让孟宪淦更为忧虑的是,即使21GW能如期安装,对于我国光伏业来说,也并不能起到多少提振信心的作用,以我国产能50GW计算,5年产能250GW,20GW的安装量不过杯水车薪。

卓创资讯新能源分析师李裬譞认为,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是寄希望于经济好转,否则国际贸易摩擦会导致行业危机加重。根据对以往经济危机的观察,一般10年左右才能走出经济衰退期,进入上升通道。这期间能有多少企业支撑过危机,是个未知数。

而这种情况下,光伏企业不可能再获得投资或贷款,“实力差的光伏企业最好关门,就像购买股票越早出货亏损越少,可以保存资金期待经济复苏,并且光伏业洗牌也在所难免。”李裬譞说。

光伏业债务突增

2011年光伏市场仍有一定增长,因此业内专家认为中国光伏业问题出在无序增长方面,并不能完全归因于国外“双反”和经济危机。我国光伏企业短短七八年时间增加到2000家,较为少见。

光伏业的跨越式发展中存在许多不健康的因素。这首先体现在中国光伏业两头在外,处处受制于人。原材料和核心技术设备依赖国外进口,产品主要靠出口。这一因素在经济危机时期放大,欧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出口受阻,必然出现这一局面。

新能源概念一直方兴未艾,在欧美对光伏需求保持旺盛状态时,我国地方政府纷纷上马光伏项目,盲目无序地扩张。据孟宪淦介绍,我国光伏企业迅速超过2000家,很多地方都建立了光伏产业园,每个产业园都要建成超过千亿的规模,甚至做成全世界最大的产业园。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说中国光伏业只是简单劳动,没有任何创新。光伏业一直有说法,指出光伏业证明了产业界的一个真理,大部分高科技行业是欧美开风气之先,日本做好做精,韩国人和中国台湾地区做到物美价廉,最后中国沿海地区把它做死,内陆地区让它彻底死透。

不过在此期间,无论是上游的多晶硅还是下游的光伏组件,价格都经历过山车般的变化,尤其是多晶硅,本来几十美元一公斤的东西,因为国内组件生产企业太多,硬是炒到500美元一公斤,而中国产能提高后,又降到20多美元一公斤。“真是中国买啥啥贵,卖啥啥便宜。”孟宪淦感叹。

市场主流光伏研究机构IMSResearch的最新报告显示,2012年第一季度,晶体硅光伏产业组件制造商的平均毛利润下跌到仅仅9美分/瓦,预计到2012年底,毛利润将进一步下跌到7美分/瓦。光伏企业利润空间进一步下压。增加了其偿债难度。

而据《太阳能光伏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也承认,“十一五”期间,我国太阳能电池产量以超过100%的年均增长率发展。年连续四年产量世界第一,2010年太阳能电池产量约为10GW,占全球总产量的50%。我国太阳能电池产品90%以上出口,

李裬譞认为当中有更多巧合因素,光伏企业正在进行技术升级、设备更新,这一切均利用贷款实现,产能增加却赶上欧债危机,负债增加的同时库存也在增加。2009年4万亿刺激计划兴起后,很多企业获得银行贷款,规模迅速发展起来,银行一年后突然要求企业还款,许多企业资金链断裂,便兴起了民间借贷以还银行贷款的现象。

而目前导致光伏企业前景不确定性的因素在于欧盟对中国光伏业的双反,据一光伏企业老总告诉,因为欧盟双反的不确定性,投资商暂时不敢投资光伏电站,如果欧盟双反危机能够顺利解决,光伏销量和价格都会有保障,形势会乐观许多。

债务加速破产潮

产能过剩是导致光伏企业大批死亡的根本原因,而债务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已是业内共识。

光伏产业技术更新换代快,企业多以自建为主,兼并收购现象较少,并且兼并收购也不能解决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因此业内普遍认为大规模破产潮已经为期不远。

孟宪淦告诉,他与多个城市政府官员交流时,对方都表示希望当地光伏企业存活下来,而市场容量有限,将来有大批企业由于无法获得市场而倒闭。但他认为现在光伏业积弊已久,已经到了集中爆发的时候,大规模破产潮已经为期不远。

国家的规划中也不希望存在过量企业。光伏“十二五”规划也提出只形成20家左右的骨干企业,支持骨干企业做优做强,到2015年形成:多晶硅领先企业达到5万吨级,骨干企业达到万吨级水平;太阳能电池领先企业达到5GW级,骨干企业达到GW级水平;1家年销售收入过千亿元的光伏企业,家年销售收入过500亿元的光伏企业;家年销售收入过10亿元的光伏专用设备企业。

据业内人士介绍,我国希望在“十二五”期间培养出20家左右的光伏企业,其中包括2家万吨级以上的多晶硅企业,5G瓦级的太阳能组件企业2家左右,GW级的形成10家左右。但最后公布规划时将名单删掉了。但光伏企业都关系地方政府的利益,部委如何干预也是一个难题。

“中国光伏行业,其兴也勃焉,其亡将也忽焉,只不过短短七八年的时间,就涌出几千家,并且全国600座的城市超过一半有光伏企业,这在哪个国家也是没有的现象。因此,中国光伏业大多死去是必然。”一业内人士告诉。

纵观中国家电、计算机生产企业,发展之初也是迅速产生众多企业,而经过一系列残酷竞争后,剩下不多几家实力雄厚的龙头企业。光伏业并无特殊之处,它也要经历其他产业发展的过程,必然先盲目发展再因产能过剩大量破产,而后出现有竞争力的大企业。

不过在这次调整中,业内人士建议政府需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光伏业如此大的损失,政府曾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现在到了减少对光伏业过度干预的时候了。

虽然是地方政府刺激了光伏业迅速发展的步伐,但这也是无奈之举,中央曾要求地方调整产业结构,发展清洁能源,看来看去只看到光伏业符合各方面要求,于是蜂涌而至,大规模发展光伏业。中央也应该进行通盘思考。

现在中央要对光伏业进行调整,形成有竞争力的企业,但地方政府需要反醒,不应该再对本地光伏企业进行无谓地输血,光伏市场容量有限。再输血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企业存活下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