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中央地方GDP相差3万亿掺水数据挂钩政绩

2019-01-29 20:40:05

中央地方GDP相差3万亿:掺水数据挂钩政绩考核

随着各省陆续公布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近日 GDP数据再度置于关注的中心。

截至7月30日,陆续披露的30个省份上半GDP增速全部高于全国7.6%的水平,其总量之和超出全国GDP总量 31630.2亿元。而这种“双超出”的现象已经延续了将近12年。

只是当下正值中国经济转型的十字路口,中央调控再提“底限思维”,GDP指标兼具政策指挥棒的功能,但中央和地方GDP呈现出南辕北辙的趋势走向,让 “底”在哪里变成了雾里看花。

GDP是否还应当成为政策决策的核心依据?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从“双超出”的原因开始。

GDP背离“事出有因”

如果将一个国家看做一列正在疾驰的列车,那么经济数据就是显示列车运行状态的仪表盘,GDP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自然在这个仪表盘中扮演了核心的角色。

但在中国,自1985年开始,中央和地方在这个数据上的“不同步”已是常态。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4年相差3万亿元,达19.3%;2006年相差0.8万亿元,达3.84%;2007年相差1.2万亿元,达5.1%;2008年相差2.6万亿元,达8.8%。

“中央与地方的统计口径是一样的。地方主要是根据各地从县市级到省级逐级往上报的数据进行统计。而中央一般是驻省调查总队单独进行,往往比地方数据客观,剔除了水分。”中信建投研究部专题组组长夏敏仁对《中国经营报》表示。

对于中央和地方的数据背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张立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主要是因为我国采用的是生产法计量。由于目前我国GDP核算采取分级核算体制,国家和地方分别核算GDP,各个地方在进行统计的时候,从生产角度会将本地的生产活动产生的价值纳入本地GDP的计算,因而容易在结果中因为重复计算而造成过多增量。

例如,一个地方的GDP可能纳入两省计算。一个在北京注册的企业,其主要业务在山东,两个省份都会将其纳入该省GDP计算;再比如,一家大型企业在全国有分支机构,例如总部在北京,其他地方有分支,总部可能按各分公司营收之和进行统计,而各地又将各分公司营收纳入统计,也存在重复计算问题。

“按照GDP定义,当地常驻企业的增加值,也就是最终产品的实际增加值没有这么高

中央地方GDP相差3万亿掺水数据挂钩政绩

。比如一个产品卖5000元,但产品增加值并没有5000元,因为原材料可能从外地购买需3000元,实际只增加了2000元。”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周春生[]这样解释。除了实体经济,在资本交易中,上市公司的大小非减持上也存在重复计算问题,比如江西的上市公司在湖南减持,但两个省份都有可能纳入了统计。

除了这种由于统计方法造成的误差,周春生表示,中央地方“两本账”差距的另一来源,则是地方的注水掺假。

今年上半年,国家统计局统计执法检查室对群众举报的广东省中山市横栏镇在统计上弄虚作假等问题进行了核查,被抽查的71家工业企业共22.2亿元的工业总产值竟被该地政府虚报为85.1亿元。

GDP考核从未停

在上述横栏镇的造假事件中,国家统计局检查发现,横栏镇有关领导于2012年五六月间已知悉联直报企业名录不实、编造虚假数据和代填代报企业统计数据等问题,但一直未予制止、纠正和处理。

无独有偶,去年国家统计局官方站首次曝光重庆永川区和山西河津市干预企业独立上报数据、涉嫌违反统计法的行为。根据统计局站披露的内容,首批曝光的两个案例均涉嫌违反企业一套表联直报制度规定及相关统计法律法规。

根据披露内容显示,山西河津是企业被要求上报特定数据。经统计执法检查室查证,在一套表联直报2011年年报数据前后,山西省河津市统计局个别工作人员曾向某些企业发送数据资料,要求企业按此数据上报送。

“一套表联直报”是国家统计局为了增加统计数据的真实性而实施的一套新的数据报送流程。2012年2月18日开始全国70万家“三上”企业(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资质以上的建筑企业及限额以上的贸易和批发业)和房地产开发经营企业,在统一的数据采集和处理平台上,通过互联直接向国家数据中心,或者国家认定的省级数据中心报送数据。而在以往,各个企业数据上报是从县汇总到州、市、省直至中央。

这一系统的应用,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实现企业‘一套表’联直报后,国家掌握第一手的企业真实数据,谁算差距都不会太大。”

然而,在实施一年之后,中央和地方的数据背离依然存在并有扩大之势,显示仅从统计上改善仍难纠偏GDP数据的失真。

一位上海券商宏观分析师对表示,地方追求GDP主要是受政绩驱动和招商引资驱动。

“GDP和引进外资是过去考核地方政府政绩的两个硬指标。GDP,便顺理成章地成为衡量官员执政水平的重要标杆,尤其在中国内陆经济欠发达地区,GDP在考核中的权重更为突出,这个数字的大小事关政绩好坏、仕途起落。”该分析师表示。

据了解,在一些西部省份,经济增长率在考核中占比高达30%,如果乡镇在市考核的指标中获得加分,县里就给予同等分值的加分,并按照每加0.1分奖励1000元的标准进行奖励,其中30%用于奖励主管领导。同时,每加0.1分,就给单位的经费总额增加1%。如果在市里获得加1分及以上,单位主要负责人直接确定为年度优秀。

在现有体制下,GDP增长与地方政绩考核紧密挂钩,各地自然追逐GDP高增长。有专家坦言,当前GDP统计存在着越向下越高的倾向,比如各县总和大于全市,直至各镇总和大于全县。

曾任职美联储的周春生表示,美国很少看到各地公布GDP数据,美国也很少将GDP作为考核各州州长的政绩,他们更多的是关注就业等数据。

修订利于反映实际经济

对于地方存在重复计算与造假水分等问题。受访人士认为,由于受到一些地方数据的干扰,很难对当地的政策效应和经济走势作出准确判断,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国家经济决策的判断。

为了尽可能真实地反映经济面貌,国家统计局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除了通过流程完善增加基础数据的真实性,也包括对统计数据的修订。

目前我国年度GDP数据一般要修订三次,即第一次核算叫初步核算,第二个数据叫初步核实数据,最后叫最终核实数据。主要是根据滞后发布的统计数据进行核实。

目前美国对于GDP的修订频率为每年5次,7月31日起,采用第五版SNA规则修订的美国GDP比原值增加了3.1%,修订误差之大,也引发了众多的关注。

据英国《金融时报》近道,这项新的计算方法将把研究、开发以及版权方面的支出计入投资,并将首次把养老金赤字纳入统计,而过去投资仅包涵钢筋水泥、机器设备、产品库存等“硬投资”。

“此前没有纳入计算的指标现在被纳入。这与美国新兴产业等发展迅速密切相关,比如电视创作与文化企业研发,被当做是投资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因而使得所占比重会越来越大。”周春生表示,美国采用新方法统计有其合理的地方,因为它更能反映现实的经济状态,也更能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

夏敏仁预计,未来中国可能慢慢向发达国家的统计方法靠拢。有媒体日前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新版的SNA计算方法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进行在国内推广的可行性研究,但是何时能采用目前还没有时间表。

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不再简单以GDP论英雄”。表示,即要改进考核方法和手段,既看发展又看基础,既看显绩又看潜绩,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这一口径上的变化显示了可能让GDP与官员政绩“脱钩”的可能性。

(:DF068)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