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6月30日前公布负面清单外企设立实施两级

2018-09-29 18:22:49

6月30日前公布负面清单 外企设立实施"两级管理"

全国版负面清单将于6月30日前公布实施,同时,新版的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也将同步出台。

汽车行业通过5年过渡期全部取消限制,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受访专家认为,未来高端汽车领域的竞争将加剧。

“未来应该是在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现代服务业扩大市场准入,除此以外,高新技术领域也是我们未来扩大的方向。”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告诉。

促进外商投资需要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据悉,一些基础性的规章制度也在制定中。多位受访专家告诉,政府管理模式、外资三法的修订,以及民营企业同等待遇等问题都需要进一步完善。

过渡期开放

5月31日,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抓紧研究推动出台新的全国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和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所谓负面清单,列明了不符合国民待遇等原则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适用于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之外,原则上对外开放。

“新的负面清单还将通过给予相关行业一定时间过渡期的方式,列明未来几年的开放举措。”高峰说。

我国制造业已基本开放,下一步扩大开放的方向是实现全面开放。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指出,在制造业方面,目前已基本开放,保留限制的主要是汽车、船舶、飞机等少数行业,现在这些行业已经具备开放基础,下一步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

6月30日前公布负面清单外企设立实施两级

国家发改委就制造业开放回答提问时表示,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

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2018年取消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以特斯拉为首的外资企业可能愿意以独资形式注册企业,将对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企业造成一定压力。

“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外资企业可以在保密自己技术的前提下在中国市场生产、销售,在智能轿车、新能源汽车等高端汽车领域可能会对国内企业产生一定的潜在冲击,外资企业或将很快抢占市场,但他们的技术我们短时间很难学到。”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告诉本报。

关于放开股比限制,外商独资意愿是否强烈时,霍建国认为,外资控股就意味着要注资,但现在汽车行业处于饱和状态,外资未必会选择独资。未来中国汽车市场应该是国外名牌企业和国内企业汽车升级的竞争问题,但这个竞争现在看还没有那么严重。

“汽车进口关税降低,原装进口车的销量可能会上升,但增长百分之二三十就不错了。我国10万左右的汽车主要销往三四线城市,外资控股以及降低关税对这部分车型的影响较小。”霍建国说。

同时,船舶行业2018年将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包括设计、制造、修理各环节。飞机制造行业2018年将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包括干线飞机、支线飞机、通用飞机、直升机、无人机、浮空器等各类型。

桑百川表示,经济全球化快速发展时代,更多要全球配置资源,发挥比较优势,追求各领域小而全的发展已经被国际分工所打破,所以开放将促进产业发展。

外资区位转移

高峰表示,新的负面清单除了包括已经宣布的金融、汽车领域开放举措之外,还将在能源、资源、基础设施、交通运输、商贸流通、专业服务等领域取消或者放宽外资的限制。

5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将清单内投资总额10亿美元以下的外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下放至省级政府审批和管理。

近两年,我国外资领域的一项重大改革就是负面清单以外的外商投资由审批改为备案制。

去年修订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7年版)》的一大亮点在于,除关联并购以外,凡是不涉及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外资并购,全部由审批改为备案管理。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现在外商投资已是备案制,但操作不明晰,如何备案还存在一定不明确的问题。

“新负面清单将10亿美元以下的外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下放至省级政府审批管理是个进步。10亿美元以上商务部管理,10亿美元以下地方管理,这样的两级管理体制,效率会有所提升。”霍建国指出。

近年来,外资流入制造业的速度在放缓,流入服务业的比重上升,甚至服务业吸收外资的比重超过制造业。

“总体上利用外资的形势严峻,一方面因为国际上包括发达国家对国际投资的争夺加剧,另一方面中国自身的外资环境也在变化。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的重点是承接全球制造业产业转移,推进工业化进程,制造业为主,发挥劳工成本优势。现在我们由过去的高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由工业化高速发展转向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要素成本提高,无论是自贸区还是全国,无论是制造业还是第二三产业,都要把吸收外资作为重要抓手。”桑百川向分析了目前我国吸引外资的特点。

陈波表示,外资对传统行业不再感兴趣了,但高端装备制造业、服务业等各领域的市场准入迟迟没有开放,外资不得其门而入。今后进一步开放,改革要以负面清单模式,以制度化模式固定我们的市场准入规则,使外资企业在中国得到公平待遇,产业政策一视同仁。

“过去我们吸收外资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消耗了大量的劳动力、土地、资源,破坏了环境,却获得较少的收益。现在对外资应该进行选择,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提升外资结构。”桑百川表示,打造有吸引力的营商环境应该是全方位的工作,从过去依靠成本优势转向主要依靠竞争优势,要对市场寻求型的外资格外关注。

谈及未来外资在国内的发展变化时,桑百川坦言,外资在我国也会有个区位转移和产业转移的过程。全国不同地区存在巨大差异,工业化程度不同,对待外资的态度也不同。比如经济发达地区,经济结构升级的迫切性更显著,吸收外资选择性更强。

多位受访的专家表示,未来两个清单始终要趋于统一,这对我们的行政管理水平、政策法规的制定完善,以及国内各企业同等待遇等问题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负面清单要求给外资企业国民待遇,那就意味着国内在市场准入方面要给予民营企业同等待遇,尤其是金融业,国内统一待遇才能给外资国民待遇。”陈波表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